农技

新政与疫情令中超加速回归理性

by ovntv.com -

外援“标王”身价不足550万欧元,甚至有五支球队没有出手

新政与疫情令中超加速回归理性

有人因为健康顾虑离开或者不愿意加盟,但在中超外援身价骤降至百万欧元级别的大背景下,寻找替代者所需要的其实只有时间,总有人能从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鲁能新援卡达尔在加盟球队后便表示,自己一点都不担心疫情,“我非常期待能和费莱尼、格德斯这样的球员合作。至于疫情,我一直在关注,其实就算你待在意大利也未必更安全,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中国的情况。”河北华夏幸福队从荷甲格罗宁根买来的梅米舍维奇也表示,不会为安全担心,“中国联赛还没开始,俱乐部会保证球员的安全。其实病毒在荷兰也存在,疫情也正在我之前效力的地区发生。”

在具体支出方面,大连人成为引援耗资最多的俱乐部,两名瑞典外援马库斯·丹尼尔森和萨姆·拉尔森共花去1000万欧元,而排名第二的便是引进“标王”洛佩斯的上海上港。对比过去几年数据,其余俱乐部的投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山东鲁能引进的塔马斯·卡达尔仅耗资300万欧元;苏宁引进的2019年加纳足球先生穆巴拉克·瓦卡索仅值270万欧元;武汉卓尔引进的葡萄牙球员丹尼尔·卡里索转会费为200万欧元……中国俱乐部消费热情快速下降,也让中超引进外援时的溢价现象大为改观,甚至出现了转会费比身价更低的情况,比如卡达尔的身价为400万欧元,此前效力于塞维利亚的卡里索身价为250万欧元,鲁能、卓尔引入这两名球员的转会费均低于身价。

当被问到会如何防守梅西时,齐达内回答说:“我们知道梅西在他们球队中的重要性,他是巴萨的基石,我们将会和一个非常强的对手比赛。我们很清楚我们要和谁一起比赛。”

皇马最近3场主场比赛都没有赢,其中包括对阵莱万特和曼城的失利。对此齐达内说道:“现在是一位微妙的时刻,因为我们已经连续3场比赛没有在我们的主场获胜了。但是了解足球的人都知道,这些事情总是有可能发生的。我们需要积极的支持,我没不会去听外界说了什么,从比赛开始一直到最后一秒钟,我们都需要我们粉丝的支持。我知道人们会很恼火,但是我们需要我们的球迷,我们会为此付出一切。”

对于同曼城的比赛克罗斯没有出场一事,齐达内表示:“只要比赛结果不理想,你们就会发现一些东西,我们输球并不是因为克罗斯没有出场,其他人都处在最佳状态,克罗斯是其中的一个选择。”

精打细算,外援溢价大有改观

谈到阿扎尔受伤缺阵的影响时,齐达内表示:“我并不担心,因为我们已经赢了四个月的球。即使没有阿扎尔,我们也赢过比赛,尽管我不想要他受伤的事实,我们需要团结。”

除此之外,突如其来的疫情也让不少俱乐部在引进外援时面临难题。北京国安透露称,有一名高质量外援因为疫情而改变了加盟的态度,这直接导致该队目前依然没能找到第五外援。虽然外界盛传阿兰将租借加盟国安,但迄今为止依然没有得到官宣。山东鲁能的引援也一度因为疫情而受到影响,好在俱乐部最终应变及时,压哨签下了卡达尔。

中国足协的新政是中超转会市场回归理性的主因,俱乐部缩减开支已成大趋势。而突如其来的疫情则在引援时给部分俱乐部制造了不可避免的负面影响,客观上帮中超又踩了一脚刹车。虽然中国足协已表示,将在联赛开始前再开启约三周的额外转会窗,但主要集中在内援流动,因此不会给赛季前的转会总支出带来太大变化。

没人打擦边球,也没有俱乐部因引援引发争议。两个月前,外界还在计算着如何让俱乐部找到中国足协外援新政(年收入不得超过300万欧元)的空子,但当冬季转会窗口关闭时,现实却是中超联赛给出了一张格外干净的答卷。上海上港引进的里卡多·洛佩斯身价仅546万欧元(本文数据均来自德国转会市场网站),却已成为“标王”;国安、恒大等五家俱乐部未新引进外援;这个转会冬窗中超的内外援转会支出总额仅4111万欧元,回归了2013年(4049万欧元)的水平。

大连人俱乐部的委内瑞拉外援隆东此前表示,疫情发生后想过离开中国,主要原因便是中超联赛无法确定开赛时间,这将给自己的状态带来很大影响,“委内瑞拉队在3月份有两场世预赛,但我无法通过正常的联赛保持状态。”尽管隆东最终没能实现离队,但疫情原因已让中超失去了几位不错的外籍球员,比如大连人的比利时国脚卡拉斯科,以及帮助石家庄永昌冲上中超的外援马塞洛·莫雷洛。为了离开,莫雷洛甚至主动放弃了人民币约8000万元的收入,“我很想念我的家人,你知道,很多时候金钱买不来健康,这是我个人的决定。”此外,莫雷洛的离开还与玻利维亚国家队主帅隔空喊话有关,后者希望莫雷洛回到南美联赛以更好地保持状态。

2016赛季,中超在冬季转会窗的支出达到了惊人的3.47亿欧元,雄踞全球联赛之最。而去年的冬窗,中超虚火依然居高不下,以2.13亿欧元的支出排名第一,因此当这个冬窗仅支出4111万欧元后,着实让人感觉有些不太适应。

中超俱乐部的精打细算还体现在引援时秉信“生不如熟”,如广州富力的雷纳迪尼奥、华夏幸福的卡埃比都是“回归型”外援;新加盟上海申花的姆比亚去年效力于武汉卓尔;石家庄永昌新签入的外援中,苏祖是申花旧将,奥斯卡则是去年效力于陕西长安竞技的中甲射手王。此外,更多俱乐部愿意将钱花在防守型球员身上,比如鲁能的卡达尔、卓尔的卡里索、大连人的丹尼尔森、华夏幸福的梅米舍维奇、青岛黄海的武科维奇等都是后卫,当然,这也与中超外援报名、使用人数的增长有直接关系。

与此同时,中甲杭州绿城队外援、长期在中国踢球的津巴布韦外援穆谢奎也主动为中国联赛站台,“疫情很快会过去,我们马上就可以参加比赛。如果因为这点原因不来中国踢球,那么将会错过一个很不错的联赛。”

疫情之下,中超又省了不少钱

“每个人都有可能被批评,这就是媒体所做的事情。我们输了两场比赛,我应该受到批评,但我已经说过了,这不是什么新鲜事。我要做的就是继续前进。我有我的球员们,他们是最好的球员,我们将努力摆脱这一微妙的时刻。”

从动辄身价数千万欧元,到如今“标王”不到550万欧元,中超俱乐部的精打细算会不会影响联赛质量,则只有到赛季开始之后才能给出答案。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About The Author

ovntv.com

Related Posts

No image

“体验”再升级GREYBOXCOFFEE北京首家ROASTERS烘焙工厂店开业

No image

补短板抢铝压延市场空白跟记者一同走访天津忠旺探究竟

No image

“一生之敌”染指大满贯丁俊晖何时完成“渡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