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肥

旅行社们在惨与变中求生

by ovntv.com -

这是今年旅行社的心声,尽管今年国庆假期前的公开数据表现乐观。但在「DoNews」走访中发现,大小旅行社以及平台,都不约而同地说出了这同一个字。

王猛做了20年导游,今年5月份他去横店开起了煎饼店,也有入行不久的年轻人在这期间为了生存而转行,还有的被旅行社优化,更有因为喜欢继续在这个行业等待的旅游从业者。“今年最重要的是活下去。”

“旅游业不可否认是今年最惨的行业,但看到了国庆黄金周的变化,我还是蛮期待的”。欣欣旅游的创始人赖润星说。从欣欣旅游平台中的数据中,赖润星发现了游客在出行方式、旅游线路、目的地以及酒店预订方面出现的明显变化。

《法治日报》记者采访发现,有这种想法的企业负责人不在少数。

高品质、中高端、出国游,这些以往的优势在今年并没有给Amy带来客户增量。在Amy的客户中,国庆出游的游客也多数选择了三五个人一起成团的小包团,价格相对较高、品质更好,今年出游的客户更愿意为服务买单。

Amy 国内某出境游上市旅行社中层管理

他所在的旅行社没有最低收入保障,今年旅游业的停摆让他断了经济来源。在家休息时间太久,面对妻子和两个孩子,王猛并不能坐以待毙,经过一番心理较量后,他决定做一份靠手艺赚钱的工作,凭着自己厨艺的基础和平时做饭的爱好,考虑到食品类型的操作难易程度与时间和金钱成本,他最后决定卖煎饼。4月份,王猛卖房卖车,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去横店盘下一个店面,做起了煎饼生意。

“聚餐K歌、军训拉练、野外求生都是小儿科,什么收玉米、光脚走乐高、徒手劈木板也不是不可能。”王先生说。

在某自媒体工作的褚女士对团建活动也持积极态度。据褚女士介绍,其所在公司每年仅举行一次团建,形式为外出旅游。

“第一次我也很抗拒团建,但刚进公司,不好意思请假,只能硬着头皮去了。去了以后发现,我们公司的团建就是单纯旅游,完全没有像网上说的那么恐怖,反而借着团建的机会实现了每年出游的计划,而且几天行程后,与同事之间的关系也变得熟络了很多。”褚女士说,公司每年团建选择的出游目的地由员工投票选出,因此大多数员工都比较满意。

出游高峰期出现在3号

但也有人认为,团建可以缓解平时工作的压力,也可以借此机会增强与同事之间的关系。

赖润星还预测了一个有趣的现象,由于今年国庆与中秋同一天的原因,今年景区的游客最拥挤的时间肯定是在10月3日,这是与往年不同的现象,往年的高峰一般出现在1号或2号。“这个信息可以很确定的曝出来。”他自信地告诉我们。

除个人时间被侵占外,团建内容也是让李女士不满意的原因之一。

另外,出国游中一部分游客会因为语言障碍而选择跟团游。当他们在国内游时,更多倾向于自驾游和自由行,不再依附于旅行社。

不止如此,Amy所在旅行社的客户群体定位中高端,这些游客习惯于出国游,即便国内景区出现出游上涨现象,在Amy的客户群中表现也并不明显。

团建培训,即通过激励措施或活动设计等方式达到“建设团队”的目的,尽管团建已成为不少公司进行业余拓展的主要手段,但团建内容仍然以游戏、野外训练及唱歌吃饭为主。

“上次团建我们幼儿园去了一家敬老院,全程就是帮园长和其他老师拍照,感觉挺尴尬的。”张老师说。

虽然内向但仍选择团建且逢场必到的王先生说出了大部分员工心声:“如果不去,不仅会被扣上‘没有团队荣誉感’的帽子,不知道同事会如何评价你,还会影响年终评优晋升。”

值得一提的是, 买家还可选择将其中一间房间设置为赛车游戏房,书房或者卧室。

马延 从事导游行业两年

“还是要靠经济基础和实力的,毕竟我们上市公司多元化发展,不只是做旅游产业,还包括大健康、房产、留学移民,企业还能撑下来。如果只靠国外出境游的这种方法,可能我们现在也倒闭了。”

今年五月份,王猛卖了郑州的房子和车,去横店开了一个煎饼店。

“难,真的太难了,今年很惨。”Amy不断发出这样的感慨。“我八月份才开始恢复去公司上班,在家闲了太久,上班时有人拉着你聊天,让你忙起来都会让你感到兴奋。”

王猛 做了20年导游转行卖煎饼

赖润星一方面承认旅游行业今年的惨状,另一方面,他也在观察着这个行业发生的变化和今年游客出行习惯所发生的改变。“旅游业在今年是最惨的行业,没有之一。”

谈及如何看待公开的数据上涨,赖润星说,“我相信公开的数据,以数据说话,也承认今年旅游行业受到了最惨的重创。旅游行业会在黄金周迎来一波回暖,还是会充满期待。”

酒店方面,今年游客更倾向于选择高端以及有特色的文化主题酒店,与往年相比,大家在住宿方面的开支是增长的。

赖润星猜测,“一方面可能今年大家出游的次数少,既然出来一次,就尽量住的舒服一些。另一方面,今年小包团居多,大多集中在三五个人组一个团,基本上是家庭或者好友一起包团出行,很少看到二三十人组团出游的情况出现。”

另据飞猪数据显示,今年国庆长假,酒店价格同比低约30%,国庆出游成本创下5年来新低。

“晚上12点之后,是订单最多的时候,单点一个煎饼是7块钱左右,但很多顾客都会在里面加各种肉菜,经常在半夜遇到花20多、30多点一个煎饼的顾客。”王猛说着,边把平台上的订单给我们看。

另外, 新车还在后备厢地板上使用灰色大理石镶嵌在缎面胡桃木中,这也是真石材质首次运用在阿斯顿·马丁的车型内饰中,尽显奢华。

据马蜂数据显示,自驾游和定制游在今年“十一”假期占据C位,成为“当仁不让”的出行热点。其研究中心负责人冯饶称,2019年,文化和旅游部发布了《自驾游目的地等级划分》《自驾车旅居车营地质量等级划分》两项行业标准,建立了自驾游服务的行业标准和等级体系,也推动了自驾游市场发展的品质化进程。全国各大目的地以及热门自驾游线路沿途的服务设施、安全设施建设,都为自驾游客提供了更优质的自驾游体验,消除了人们开启长线自驾游的后顾之忧。

据文化和旅游部数据显示,八天长假期间,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6.37亿人次,同比恢复79.0%;国内旅游收入4665.6亿元,同比恢复69.9%。

还有部分幼儿园也会不定期组织团建活动。某幼儿园教师张老师认为,团建本身就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感觉主要目的不在于加强凝聚力,而是为了拍照做宣传。

正因为如此,不少受访者认为,一些团建培训似乎并没有发挥该有的作用,对公司团建持否定态度。

“我们下周的团建活动是去打羽毛球,我从小就很不喜欢运动,结果现在下了班还要去运动,一想到下周要去打球,整个人都觉得很累。”李女士说。

“我们的团建活动特别简单,领导讲几句话之后,大家一起吃吃喝喝,聊聊天。而且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感觉更像是公费组织聚餐。每次听说要组织团建,我都会很期待。”钱先生告诉《法治日报》记者。

「DoNews」了解到,今年国庆期间的确存在报复性出游的情况,但由于疫情的隐忧和部分政策管控,景区会做相关的限流措施、部分行业会被限制出行,如教育行业的学生、老师以及国有企业员工。不能跨省、只可周边游、还有一部分习惯出境游的游客会放弃国内游,另一部分往年出游的游客会因今年经济影响收紧预算等,这些都会对今年旅游行业产生影响。

既然不喜欢公司团建活动,那么职工为何还要参加团建?

第一次团建的经历给魏女士带来了较大的心理阴影,但出于职场压力,魏女士依然继续参加公司组织的团建活动,其坦言,“每次团建时都很想辞职,但换工作的难度又比较大,只好忍一忍,希望活动尽快结束”。

“全国有牌照的旅行社大概有三万八千多家,今年倒闭了六千多家。”欣欣旅游创始人赖润星透露道。

“小旅行社如果没有经济实力,可能房租就支撑不下去了,还有人工成本以及公司内部的资金断裂等问题都会是他们活不下来的原因。”Amy说,国庆几天假期她比较闲,因为今年短途周边游以及自驾游占比较多。

小旅行社在硬抗,国内某上市出境游旅行社也道出了他们的不易。

为旅客提前预约、及时消毒、录入客人的身份证号码等疫情期间的常规工作也随之加入到马延的工作范围,工作量也提高了不少。“累死了。”马延吐槽道,显然,这些繁琐的工作显然也让她感到不满和无奈。

假期前,马延有三个团要带,基本上是苏州杭州,为期5天的跨省出游。”都是有钱有闲的游客会在这个时期出行。”

王猛做导游时,一直在上海、浙江周边带跨境旅游团。今年的疫情是他在导游行业20年来首次遇到的情况。横店也是一个他很熟悉的城市,他了解当地人的习惯和作息规律。

除李女士外,某公司文职魏女士对团建也有较大的意见。据魏女士描述,在参加工作前,她对于团建活动一直比较向往,但参与团建后却发现事实并非如此。“第一次去参加团建的时候,去了离市区很远的一个小镇,到了以后开始做一些游戏,输了的人要完成他人指令的任务,有些‘惩罚’非常尴尬,比如要回答一些非常隐私的问题,或是和陌生人拥抱等,感觉侵犯了自己的隐私,但如果不做又要被大家指责,整个团建下来,整个人的心情都非常不好。”

《法治日报》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公司的团建成为一些领导的个人秀,还有部分公司的团建活动上出现了挑战员工承受底线的项目。

“今年能活下来的旅行社是靠什么支撑下来?”

她并没有感受到国庆假期的小高峰,节前的这几天她一直在带团,相对更忙一些。在她所在旅行社的客户中,大部分是年龄偏大、退休了的游客,错峰出游是他们的首选。

在某互联网公司实习的李女士无法拒绝参加团建活动,尽管她只是一名实习生。“在互联网公司工作压力比较大,尽管是实习生,每天也要到晚上8点多才能下班,回到宿舍已经很累了,好不容易有个休息日却还要出去团建。每天和公司的同事在一起,感觉个人时间被侵占了。”

王先生解释说:“我属于比较内向的那一类人,我可以与同事进行工作上的沟通,但团建通常是全公司的人或全部门的人一起进行,在这种情况下,会有许多不认识的人,要与他们迅速熟络然后像朋友一样开玩笑或一起游戏,会让我觉得很不舒服,会很想离开那个环境。”

赖润星 欣欣旅游创始人

似乎只有旅行社们把国庆假期作为今年“回血”的主要希望,因为过了国庆,又是旅游业的淡季。

回到新车上来,阿斯顿·马丁DBX采用全黑化处理,车身上的多层漆面在光影的变幻下可反射出微妙的绿色视觉效果,让新车看起来非常顺遂且高级。

同时公寓里每间房屋都设有宽敞的户外凉廊,并配备了独特的装修风格和来自意大利高端家具品牌“Formitalia”的定制家具。

有的人已早早买好机票,国内任意飞——青海、甘肃等城市是他们向往的地方;也有一部分定好行程的人们却因疫情的不确定性犹豫观望。

既然送车,房子售价自然价不菲。据了解,在五套豪宅中, 有两套为顶层公寓,售价分别为1050万美元和1150万美元,其他三套房屋的价格则为398万-1000万美元。

当天,王猛说他的辞呈刚走完流程,旅行社把押金退给了他,但旅行社还是随时欢迎他能够回去,他们更多的是出于对一个老导游的认可与肯定——有多年经验的导游带团,无论是与游客沟通还是路线设计等方面,有经验的导游总会给旅行社带来更多营收。

近年来,某些“极端”团建活动经常出现在公众视野里。例如,今年9月,某公司团建活动中,员工被踩在脚下。有网友表示,这种团建活动“不把员工当人”“员工毫无尊严可言”;还有网友评论称,自己也曾遇到过类似团建活动,并非员工自愿,而是领导希望通过这样的手段给员工洗脑。再如,今年5月,杭州某快递公司组织56名员工展开团建越野活动,要员工上交手机,只携带背包、登山杖及一张登山路线图,事后造成18人被困深山,其中6人失联。

● 团建活动设定最核心的目标是凝聚力,如果对团建活动目标不加以合法性合理性管控,很有可能使团建成为一种洗脑行为,这种洗脑行为使员工在凝聚力训练或洗脑训练之后可能会从事一些非法的工作

● 团建即团队建设,是为了实现团队绩效及产出最大化而进行的一系列结构设计及人员激励等行为,但是一些企业在团建过程中,出现了一系列问题

Amy是这家旅行社的中层管理人员,她已为此奉献了近十年青春。她告诉我们,为了能够继续发展,旅行社也在年后做了一次优化。对于主做出境游的旅行社来说,今年出境游部分带来的损失无疑是天价。

从目的地来看,贵州、湖北、甘肃、四川、重庆、西南比较受欢迎,这种传统的华东的地方是比较受到追捧的。另外在长线旅游的计划中,甘肃和青海尤其受到游客的欢迎。赖润星统计发现,今年甘肃与青海的线路预订是往年的3-4倍。

动力上,该特别版车型继续搭载4.0T V8双涡轮增压发动机,最大功率550马力,峰值扭矩700牛·米,匹配9AT变速箱,百公里加速仅需4.5秒。

马延带团两年了,今年的情况也让她身边不少同行离开了导游行业。“送外卖、跑滴滴、做客服、卖房子,什么都有,因为毕竟要活着。”

当《法治日报》记者把团建话题抛给多位有过相关经历的员工时,他们的吐槽接连不断。

一段员工集体跪地自扇耳光的视频近日在网上流传。据了解,该视频内容是10月21日某家具厂举行经销商培训会,一群人身着工服情绪激昂地跪地自扇耳光,更有人脱去上衣一边喊着口号一边双手拍地。该家具厂称,培训的主题是心灵成长,为了打造铁军团,让员工们激发最巅峰的状态,是他们自愿的。

赖润星观察到,在出行方式上,铁路出行的需求很明显,9月30号的火车票相对更抢手。同时,买票其实不难,难在热门线路的动车高铁票买不到。从机票出票情况看,今年航班少、旅客少,机票卖不了高价,也没有成为旅客的首选。

供职于某教育机构的钱先生就很喜欢团建活动。

即便暂时离开了旅游行业,王猛的店里还放着导游相关的书,不忙的间隙他依然在关注着这个行业。谈及今年国庆出游的预判,王猛认为,今年国庆出游的高峰期不会超过去年。

而令李女士无法理解的是,团建的各种由头——比如季度完成目标团建一次、新员工入职团建一次、有员工结婚团建一次等。

● 目前,劳动法将用人单位在业余时间因为工作原因组织实施的活动认定为工作时间,但是由于团建不是工作内容,所以尽管人们希望将其纳入工伤体系,然而在制度上确实较难实施

□ 本报记者 赵 丽

尽管部分员工对团建持积极态度,但仍有很多员工表示不喜欢甚至抗拒团建,这其中大多是出于对团建挤占个人时间的不满以及团建活动内容所带来的不适,也有少部分员工是出于个人性格较为内向的原因,对团建活动避之不及。

好在该旅行社业务比较多元,留学、移民、大健康、跨境电商等都有涉足,除了旅游的业务,公司还可以靠其他业务支撑。今年也在寻求转型,大健康领域是他们今年的主要布局。

某企业员工王先生也表示,团建活动为其带来了较大的困扰。

尽管今年大环境影响了整个旅游业的发展,但他们依然在浪潮中努力地“活着”。就像赖润星所说,旅游行业在发展的过程中的确也存在很多问题,这次疫情的发生,从长远看对旅游行业来说也有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一面,推动着各个公司优化和变革。

王猛告诉「DoNews」,今年受环境影响,大家的各项预算开支都会减少,尤其是体现在购物方面,那些靠“忽悠”游客消费买产品的团会更加不好过,也不一定能赚到什么钱。“往年有经验的导游会在国庆期间选择休息,因为带团时,大多数时间都会堵在路上,游客会抱怨、路线走不完,到头来赚不来钱反而会有投诉。”

□ 本报实习生 孙一菲

某大型装饰设计公司总经理张先生也坦言:“虽然团建培训的目的是为了提升团队凝聚力,明着说是鼓励员工参加,原则上不得请假,不来也没有处罚,不过会当作其晋升的一个考评因素。公司出了团建费组织员工一起活动,就可以看作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工作,理所当然会安排会议、培训和表彰。”

“今年的旅游也没有旺季,能活下来的旅行社都很不错了。” 马延所在的旅行社主要做跨境游,带跨省苏州和杭州的团。出于疫情关系,国有企业员工和教师、学生不允许出省的政策也让她所在的旅行社很尴尬。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About The Author

ovntv.com

Related Posts

No image

美军胡德堡基地再次发生士兵失踪事件

No image

国务院“点名”互联网医疗“数字健康新基建”前景可期

No image

2020重庆石柱黄水铁人三项赛开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