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肥

XboxSeriesX还有一个月才发售但已经有网友上传了开箱视频

by ovntv.com -

距离Xbox Series X主机发售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然而油管UP主Willy Crow已经在油管频道上传了自己的Xbox Series X主机开箱视频。

秒拍视频地址:点击观看

为了更了解年轻人,常程的手机团队有好几个用户的QQ群,每天在群里讨论各种问题,以反馈到手机体验调整上。

婺城乡村田野。婺城宣传部提供

可惜,这只是昙花一现。今年以来,联想手机再一次陷入无人问津的境地。

事情发展至此早有预兆。

这一系列的营销操作,为Z5吸引了诸多关注,也将其推上了爆款的宝座。但一切却并不止于此。

常程让小米品牌形象陷入危机,最终小米10青春版的销量也不及预期,截止今年9月,小米10青春版已经跌破2000元价位。

常程加入小米后,负责手机产品规划等工作。小米集团曾发布的《关于常程先生的任命通知》中提到,“常程先生在消费电子领域拥有对行业的深刻理解和丰富的经营经验,相信在他的带领下,我们的手机产品规划会更具行业前瞻力,更贴近用户需求,对手机业务提供更强有力的支撑。”

同一时期发出的推广海报文案也暗有所指,文案写道:“比30万次,好太多!”此前,小米手机官方曾表示,MIX 3的滑动寿命有30万次。

常程重新执掌联想手机部门后推出的第一款产品Z5,走的也是性价比,起售价1299元,他用国民旗舰来形容Z5,包括屏幕、外观、配置、系统体验。

此次调整也让联想手机在国内市场有所突破,也帮助联想手机登上有史以来的巅峰。

在跳槽前,常程一直被视为联想手机的灵魂人物,以过硬的产品能力和粉丝号召力著称。

他一直在微博上积极与网友互动,紧跟行业热点,数年来积攒了300多万粉丝。

也许在这场联想、小米与常程的互撕中,谁都不算赢家。

在农业“标准地”改革的护航下,婺城区解决了“谁来种地”和“如何种好地”问题,推动了农业生产经营转型升级,农业产业提质增效明显。多年来,长山乡石道畈村一直存在农田碎片化、耕地非粮化、土地抛荒等问题。

但毫无疑问的是,“碰瓷”其他品牌手机,是常程最大的吸粉利器,也是联想手机营销的重要战术。

与此同时,婺城区又以农业“标准地”改革为杠杆,在经营主体与村集体之间建立经济发展联结机制,撬动精准扶贫深入开展,村集体增收成效明显。除政策保障外,婺城区还每年拨付3000万元,对农业“标准地”实施中的土地流转、农业招商、基础设施投入等予以资金扶持,不断增加村集体的资产性收入。

从年初到年末陆续发布的几款手机:Z6 Pro、联想Z6、联想Z6青春版、联想Z6 Pro 5G,都没在市场上掀起水花。

智能手机的两拨浪潮,互联网渠道和线下渠道,前者小米、华为抓住了,后者OPPO和vivo抓住了,而在第一波浪潮中,联想依然依赖于运营商渠道,在互联网渠道方面却颇为保守。在第二波浪潮中,联想也没能有效开拓线下渠道,后来联想一直试图追赶其他品牌,但却落后太多了。

也有网友问道,难道联想没有和高管签订竞业协议吗?

但尽管在互联网思维上,ZUK进行了勤奋的研究,还是没能生存下去。

之后,常程开启了他的怼天怼地之路,连苹果手机也不放过。2018年9月,常程在微博上为联想Z5宣传,“‘一只Apple迄今为止都做不到的产品’,发布会3个月后,可以摆在一起比一比了。”文案夸张至极,备受争议。

2018年上半年,国内手机厂商扎堆发布新品。一开始,华为“余大嘴”(华为消费者业务负责人)公开表示,要发布“吓人”技术。之后,小米总裁林斌借势营销,在微博上提到,“小米8有一大堆‘非常吓人的技术’,一页纸都写不下了。”

常程在担任CEO期间,着重于在性价比、外观设计、APP等方面,研究如何更适合年轻人的需求。

错过发展机遇、产品线频繁变动、管理层频繁换帅,这一切导致了联想手机的溃败,这个大势,并不是常程一个人就能拯救的。

在2002年,联想就通过与夏华电子合作进入手机市场,但一直不温不火,2008年,联想曾把手机业务作价1亿美元卖出,但2009年又以2亿美元的价格回购。

2015年6月,原联想集团副总裁、中国区总裁陈旭东成为移动业务的新总裁,但业务不见起色,黯然离开。2016年底,原人事部门负责人乔建接手联想移动业务,从三星、中国移动等挖来数位高管,但都没能挽救联想手机的颓势。

对于当时新上任的常程而言,需要面对小米第三季度的颓势,压力不小。而对联想而言,损失的是一名大将。

2016年到2017年之间,联想的对手们——小米、华为、OV等品牌高歌猛进,留给联想的机会更少了。

“万磁王”常程的碰瓷营销之路

今年3月,新新精品水果产业园以农业“标准地”形式租赁了近千亩土地,围绕660亩的水果采摘培育片区、100亩的玫瑰花海片区、180亩的入口休闲景观片区和90亩的户外休闲娱乐片区,着力打造融果园、田园、林园、花园、闲园、趣园、乐园七园于一体的独具特色的农业观光体验园。

在蒋堂镇前源村,作为蒋堂粮食功能区核心区,该村计划整村流转土地1460亩,与金华市农耕文化园合作,打造“硒游记”稻田文化综合体。“土地整村流转,最直接的好处就是,村集体收入有保障了,同时,村庄走上农旅融合之路后,村民增收有了新途径。”村党支部书记郑根洪说,目前,该村土地流转率已达85%。

截至目前,婺城区已通过农业“标准地”模式招引农业项目22个,新增农业“标准地”项目42个,面积19394.43亩,总投资27423.05万元。(完)

婺城乡村田野。婺城宣传部提供

今年4月,常程曾为了宣传小米10青春版发送微博,但微博文案中提及“裤裆开裂”等低俗字眼,引发了外界的质疑,最终常程删除微博,并在小米10青春版发布前一天正式道歉。

耐人寻味的是,在众多狙击对象中,常程尤其喜欢瞄准小米。

为进一步释放农业发展内生动能,2019年5月,婺城区实施农业“标准地”改革,将“标准地”概念从工业引入农业,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现代农业产业空间布局,推动耕地连片流转,并设置控制性指标和亩均投入产出,形成农业“标准地”地理图和项目库,用于精准落地现代农业产业项目,进一步提升农业现代化、产业化、集聚化、组织化水平,推动基本农田“亩均效益”最大化。

“农业‘标准地’改革真如及时雨。”姜文国说,得益于此,产业园项目享受到了“拎包入驻”的便利,不但项目落地就可建设,而且省却了前期与农户点对点签订协议的麻烦,更解决了传统方式下土地流转关系不稳定、不敢进行大投入进而影响长远发展的后顾之忧。

直到今年6月,联想集团就常程违法竞业限制一事提起仲裁。按照联想集团方面的说法,庭审过程中,由于常程不认可其本人签字的真实性,经仲裁委员会指派,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已对常程2017年7月24日签署的《联想限制性协议》进行鉴定,鉴定结论显示确系常程本人签字。

对于联想来说,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拯救联想手机于危机的人并不容易,谁将能带领联想手机走出迷雾?拭目以待。

令人遗憾的是,联想似乎一直在错过机遇,这最终导致它坠落。

联想发布的内部信中也还提到,常程积极深入互联网行业,提升影响力,通过微博用户互动,积累了数百万的铁杆粉丝,通过各种线上线下的粉丝活动,为联想移动互联业务积累了大量的人气和有效的用户反馈渠道。

2019年12月,婺城农业“标准地”改革从中国近千项民生工程案例中脱颖而出,获评“2019年民生示范工程”。

他发表的公开信中写道:“我将暂时兼任新兴市场产品开发部门负责人并亲自参与日常管理,直到找到合适的人选接替。现有的管理团队将直接向我汇报。产品开发团队将继续肩负重振联想品牌智能手机、重振新兴市场手机业务的重要使命。”

售价为3299元的联想Z6 Pro 5G,被称为是最便宜的5G手机,但比较尴尬的是,在各家都在扎堆发布双模5G手机的时候,联想的这款手机是一款支持NSA的单模5G手机。

2018年1月初,原ZUK手机CEO常程,带着数百人的团队回归联想移动。他承担着力挽狂澜的使命。

2018年初,常程带领ZUK团队回归联想,负责联想手机。在之后,联想的Z5、Z6等系列机型就是在他的带领下推出的。

对此,常程的委托律师方发表声明,将针对该裁决书向法院提起诉讼,该裁决书依法未生效。

对于联想手机的各个产品,常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他在内部进行了定位的划分:“联想手机的产品线现在主要分为:Z/S/K/V 这几条,Z是联想的旗舰,在今年年底会发布另一款旗舰,Z这条产品线是以科技为主的;S产品线更多是偏时尚和拍照;K产品线偏向年轻人;V系列定位在对待机有特别需求的人。还有一类人是海外的用户,更高需求的。”

5G与4G之间的拐点已经出现,对于国内手机生产厂商而言是一个更为严峻的考验。置身其中的手机厂商们,不得不背水一战。

10月10日,新浪科技援引知情人士称,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已就“前联想副总裁常程跳槽小米”一事公布了裁决结果,常程将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并支付违反竞业限制义务违约金525万元。

违约金之外,小米和常程最在乎的可能是,由于要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常程在两年时间内不得在友商任职。

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常程曾提到,ZUK手机上预装了一个名为“用户中心”的APP,记录用户每天花在各类APP上面的时间,“经过用户允许之后,我们会在后台看到用户都是在哪些应用上花了时间,通过用户画像之后,再找厂商合作。”

市场调研机构CINNO的数据显示,上半年联想手机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只有0.8%。

手机行业从不缺竞争,但2020年国内手机市场的竞争只会更加白热化。根据,中国信通院发布《2019年11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2019年11月,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3484.2万部,上市新机型56款。其中,5G手机出货量为507.4万部,占总体的14.56%;新上市5G手机4款。

在联想手机被放弃又被重启的时间里,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巨变,已经让局势和之前完全不同。

婺城区通过农业“标准地”改革,在石道畈及周边区域实施总投资12.8亿元的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工程,促进农田连片,并通过招商流转的方式,承包给种粮大户种植,提高农业生产水平。目前该区已完成耕地质量提升1698亩,非粮化整治700余亩。

过去几年,常程以“万磁王”之名立起了碰瓷营销的人设。

2000年加入联想后,常程在此战斗了19年,历任笔记本事业部研发总监、联想集团副总裁兼移动端到端软件平台总经理,2018年重新执掌联想手机业务。近日联想发布的内部信中提到,由常程开发出的K860、K900、Yoga tablet等旗舰产品以及乐商店、茄子快传、乐安全、联想游戏等明星互联网服务产品,为联想移动互联业务做出了突出贡献。

常程选择加入小米这件事,就像一个深水炸弹。当时有网友调侃,“联想副总裁碰瓷小米好几年,把自己碰成了小米副总裁。”

到2013年,联想手机在国内是仅次于三星的第二大智能手机厂商。2011到2013年之间,国产兴起的几个手机品牌——华为、中兴、联想、酷派,被外界起了一个称号:“中华酷联”。

为了挽救颓势,联想手机的管理层换帅频繁。

之后,针对原联想集团副总裁常程加盟小米一事,联想集团发言人表示,公司与所有高管均签有竞业禁止条款,如确有违约,公司将在法律框架内寻求问题的妥善解决,共同营造尊重契约精神的人才流动空间。

国产手机厂商的营销一直执着于碰瓷,一众下场的高管中,为什么唯有常程获得了“万磁王”的称号?过往的故事说明了“万磁王”何以成为“万磁王”。

不过,加入小米后的10个月,常程并没有拿出多少成绩。

在塔石乡银岭村高山百合基地里,负责人吴健指着100亩“标准地”告诉记者,“投保既让农民吃了‘定心丸’,又让我能放开胆子干,增强了我对基地发展的信心。”

随着国内手机市场转入存量市场,各家不得不将目光落到其它友商的用户池里,通过持续的吸粉获得增长。

在改革过程中,针对农业生产不可控因素多,今年6月底,婺城区在浙江省首推“标准地”履约保险,通过经营主体向保险公司投保,保险公司对保费费率予以让利,同时,婺城区政府对保费补助50%,保障村集体和农户的权益,帮农户实现风险兜底。

但对于此前一直节节败退的联想手机来说,现在的处境更为艰难。

当时的联想Z5新品发布会,是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和常程搭档的首场发布会,给足噱头。2个月后,联想时隔多年重启代言人,签约当红演员朱一龙为代言人,朱一龙定制款开售当天就抢购一空。Z5高性价比的定位,再加上流量明星加持,让联想收获了一场难得的胜仗。

之后,联想的手机业务定位调整,不再聚焦于高端定位,而是发力千元级智能机,这块业务的掌门人也换成了联想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刘军。

2020年1月2日,雷军在微博上宣布,前联想集团副总裁、中国区移动业务负责人常程加入小米,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负责手机产品规划。常程也发布了朋友圈,他提到,加入小米是最美的期待,“2020拼搏从第一天开始。”

2015年,可以说是移动智能手机的乱世,而这时候出生的ZUK,面对的是激烈的竞争。

当下,国内手机市场处在萎缩态势。根据IDC数据,2019年Q3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约9890万台,同比下降3.6%,降幅较今年上半年有所收窄,但下降趋势仍在持续。

联想的手机业务做得很早,至今可以说是一波三折。

在这些产品线里,Z系列是被寄予厚望的。

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Z5代表了联想手机的重生,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同年11月2日,联想发布Z5 Pro,也频繁碰瓷小米。当时小米手机发布了滑盖全面屏的MIX 3,被雷军调侃为“新一代的解压神器”。其后常程带着联想Z5 Pro的话题,在微博上发文:“没有顶级手感谈何滑动解压。”

到了2019年,小米似乎也传染上了碰瓷的习性。2019年年初Redmi的发布会上,雷军的“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将现场充满了火药味。之后的小米 CC 系列手机发布会上,更是频频提到友商二字。

最早,常程通过“调侃”小米8和荣耀play一战成名。

通过农业“标准地”改革,婺城区全面撬动设施农业、品牌创建、村集体经济消薄、精准扶贫等各项工作,加快促进现代农业规模化、产业化发展,为“花满婺城”建设和乡村振兴注入新动能。

2014年,联想手机收购摩托罗拉,这一年,联想手机踌躅满志,但是在小米、华为等新品牌的夹击下,联想手机业绩连连下滑。

目前,联想公布了负责联想手机业务的新负责人: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移动亚太新兴市场负责人赵允明。

常程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上传了一张海报,海报上写着“吓人的东西,都是联想想出来的。”直接调侃了小米和华为两家友商。

联想2015/2016财年一季度财报显示,联想手机部门税前亏损为2.92亿美元,而其品牌分支摩托罗拉的手机出货量为590万部,比去年同期缩减了31%。当时杨元庆提到,“联想的亏损主要来自摩托罗拉手机业务。”

目前尚不清楚这位视频制作者是如何提前一个月就拿到了XSX主机,在发布视频的同时这位油管UP主也关闭了视频评论。在视频中,这位演示者打开了Xbox Series X主机包装,向观众们展示了手柄和主机的情况。尽管这是一段相当粗糙的开箱视频,不过我们的确也能一瞥XSX包装盒内的情况。

Z5的定位,以及它的当红流量代言人朱一龙,加上常程的卖力营销,成就了它不错的销量。

重新推出手机业务的联想,对标的就是智能手机的鼻祖iPhone,连名字都颇为相似——乐Phone,但与联想的期待不同的是,这款手机销量并不乐观,第一代乐Phone只卖了50万部,远低于苹果销量。

回归之前,常程在ZUK负责开发手机,ZUK在2015年愚人节成立,使命是对标小米、模仿小米,抢占智能手机市场。

2018年5月,常程在联想Z5的预热微博中直接@小米,表示“不服来战”。其后的手机发布会上,常程拿联想Z5全程对比小米8,最后还在微博上开怼,“比米8好的更是不只一点”。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About The Author

ovntv.com

Related Posts

No image

中国制定沙漠蝗监控预案确保沙漠蝗迁入风险点实现100%监测防治

No image

沙画视评以张謇为榜样扬“企业家精神”之帆

No image

北京市教委积极开展高校毕业生就业“暖冬计划”